通故事 小通参与海底通信电缆建设一缆联通中日!

在通信卫星普及之前,海底电缆是实现跨海电信传输的最重要方式。1972年前,我国越洋通信只能通过香港连接海外的海底通信电缆实现一部分海外通信业务,这严重限制了中国的外交与外贸事业。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正式建交,周恩来总理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为加强中日通讯联络,经两国政府商定,在中国和日本之间共同建设一条具有足够电路容量的海底电缆,这也是中日建交后开展的第一个重要合作项目。

1973年1月,毛主席圈阅了由外交部、国家计委起草,经周恩来总理审核同意的《关于同日本谈判建设中日海底电缆有关问题的报告》,中日海底电缆的引进建设工作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通用技术中仪公司全面参与了项目的引进、建设等方面工作。在双方政府的支持下,为加快项目进度,公司派出核心骨干参加了中国海底通信电缆考察团,对日方负责中日海底通信电缆建设的日本KDD公司(日本电报电话株式会社,日本第二大电讯公司,有着丰富的海底通信电缆建设经验)进行了全面考察,为推动后期签约等工作奠定了重要基础。1973年5月3日,日本邮政大臣久野忠治一行来华签订了中日海底电缆建设合作协议,这是中日两国建交后政府间签署的第一个贸易协议。周恩来总理对此事极为关心,不仅批准该工程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而且亲自和外交部部长姬鹏飞、邮电部部长钟夫翔会见了久野忠治一行。

为了争取我方利益最大化,在合同签署的准备阶段,通用技术中仪公司在近半年的时间里,组织团队围绕海底通信电缆建设的走向、登陆地点、电缆建成后的收益分配等方面,与日方进行了多轮艰难的谈判。

面对崭新的领域,我国在技术及市场经验方面一片空白,一旦日方提出苛刻条件或漫天要价,我方很容易陷入被动,因此团队成员从头学起,充分了解海底电缆技术参数、生产厂家、国际价格行情,并与邮电部设计院等相关部门对电缆铺设路径、里程长度等进行了精密测算,分析了各种有利条件与不利因素。

一轮轮唇枪舌剑,一项项细节敲定,通用技术中仪公司最终圆满完成了合同签署前的所有准备工作,最终达成了我方事先设定的谈判目标,最大程度保障了我方利益。

1974年11月,时任邮电部部长钟夫翔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往东京。在钟夫翔部长的见证下,通用技术中仪公司与日本KDD公司正式签署了合作建设中日海底通信电缆的合同。合同金额约为36亿日元,折合1200万美元。

中日海底电缆从中国上海市南汇县至日本熊本县苓北町,全长872公里,拥有480条电话线路。进入施工阶段,新的问题出现了,根据合同双方需要完成各自的海底电缆铺设工程,当时的中国没有任何海底通信电缆建设经验,也没有海底通信电缆技术储备。而海底通信电缆的建设需要有线通信、水下工程等多方面的工艺、技术,我方急需日方支持。此时,通用技术中仪公司在国家有关部委的正确领导下,派出团队再次就电缆制造、海底建设、通信维护、铺设工程等方面,与日方进行了深入谈判。通用技术中仪公司团队利用自身独特的业务优势,在充分掌握项目情况的基础上运用多种谈判技巧,据理力争,不卑不亢,其专业精神得到了日方的充分认可,也为施工阶段获取日方公司有力支持提供了重要保障。

经过近三年建设,1976年10月,中日第一条海底通信电缆铺设成功并投入使用,传输容量达到7560*2条通话电路,并且能进行电脑文档、声音、数据和图像等传输。中日海底电缆的建成使用,大大提升了中国的国际通信能力,成为中国连接国际、对接世界的重要支撑,有效促进了我国的国际通信及有线通信事业发展,为中国加强国际交往及扩大贸易额作出了重要贡献。在通讯便捷的今天,中日通讯光缆已经取代了通讯电缆,中国联系世界也已经有了更多元的选择,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中国联通世界的艰辛历程,不能忘记老一辈通用技术人为此作出的重要贡献,不能忘记通讯便捷背后的通用技术力量。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男子生活无着盗割通讯电缆 法院从轻发落判缓刑
Next post 颚式破碎机的颚板对颚破的重要性介绍